当前位置: 主页 > 香港正版挂牌天书 >

玩真的!十万件文创运动T恤免费送~速来!

更新时间:2019-06-08

  我的名字叫紫禁城,快要600岁了,这上元的夜啊,总是让我沉醉,这么久了却从未停止。重檐之上的月光,曾照进古人的宫殿;城墙上绵延的灯彩,映出了角楼的瑰丽。今夜,一群博物馆人将我点亮,我在北京的中央,献给团圆的你们,一座壮观的城。

  奉天承运,皇帝诏曰,汤底——万寿菊花锅,酱料——江山社稷酱,涮肉——科尔沁牛上脑……

  早在2000年,台北故宫就开始向全球征集创意。2013年,台北故宫推出的“朕知道了”纸胶带就是在创意设计海选比赛中两个学生的方案,当时一经推出风靡海峡两岸。

  出生于台湾的吴定国先生回到家乡湖北,与楚天都市报共同主办首届楚天文创大赛,希望藉此襄助家乡的年轻人,设计出有楚天特色的文创运动T恤,然后将十万件T恤免费送给楚天都市报的读者。

  本次文创设计大赛,拟以楚天都市报为坐标原点,凡是楚天都市报关注或报道的对象,都可以成为此次文创大赛的设计元素。

  所以大家文创玩转的内容,可以是楚天都市报的一个或多个版面,也可以是荆楚大地上的山水人物、诗词歌赋、书法绘画、戏剧戏曲、出土文物、作家金句,或者自己创作的三行诗。

  矗立于汉口三民路的孙中山铜像,是吴定国先生的祖父吴国柄于上世纪30年代请人雕塑后竖立起来的,铜像基座上至今有吴定国先生的叔祖父吴国桢先生撰写的铭文。

  彼时吴国桢系汉口市市长,吴国柄虽然没有公职,但他是著名市政建设专家、学者,因此也积极加入到汉口的规划和建设中。

  据了解,吴定国先生的父亲出生于老汉口,吴定国先生1960年出生于台湾,20多岁到美国创业,在制衣、制鞋领域卓有建树。按照他太太的说法,他本来早就可以周游世界,或者在美国种种葡萄,享受生活。但吴定国自我加压,他希望自己能够像祖辈一样,为家乡做出力所能及的贡献。此次馈赠给家乡的运动T恤,其同类产品在欧美市场零售价为每件50多美元,折合人民币350元左右。

  吴定国(左)与堂弟吴定宇(右)及合作伙伴文天伦(左二)、郑紘纬(中)、刘亮枢(右二)在楚天都市报(记者刘中灿 摄)

  参赛作品可以是手绘,也可以是电脑制作,但所有作品需以平面电子稿形式投稿。图片统一格式为jpg文件,分辨率需300dpi以上,单张图片大小不超过30M。

  所有投稿至指定邮箱的设计作品,即被视为允许楚天都市报合法使用于本次文创运动T恤的印刷和制作,并免费送给楚天都市报的读者。

  吴定国先生介绍说,他在台湾出生时,家里早就四世同堂。“我出生前,我们一家和叔祖父吴国桢一起住在他的台湾省主席官邸。官邸好大,像个学校。吴国桢到美国去以后,我们一家和曾祖父母一起留在台湾。我从小坐在曾祖父怀里写毛笔字,老人家去世时,我10岁。” 吴定国说,曾祖父吴经明从年轻时起就在外读书,留学日本士官学校,回国后在保定军校当教官,曾被晚清朝廷授予四品衔,后又在北洋政府的军队和学校供职,很少在家久居。

  1908年,吴经明从北京来湖北考察长江陆军学校,顺便回家乡建始凉水埠省亲。因为重任在身,他在家呆了一个晚上就走了,他的妻子朱芷英理直气壮地找到婆婆:“嫁鸡随鸡,嫁狗随狗。不管吴经明在哪里,我都要去找他!”家中的老太爷怕有碍儿子今后的仕途,不给儿媳路费,朱芷英自己请人做了两副滑竿,一副她自己坐,另一副给两个儿子坐。她掏出自己的私房钱作路费,又邀约了一位族弟在路上做伴。他们一行走了七天,才到达宜昌。

  吴国柄吴国桢兄弟和母亲一起坐着五等统舱刚在武昌上岸,一个戏剧性的场面出现了:街头戒严,大街正中摇摇晃晃来了一台八抬大轿。兄弟俩仔细一看,八抬大轿里坐的正是他们的父亲吴经明。 兄弟俩当时没能与父亲说上话,但晚上与父亲见面后,他们对父亲的威风和架势表示了不满。

  父亲听了儿子们的话,虽一时尴尬,但也为儿子们高兴。他把妻子和儿子带到北京后,让两个儿子都上了北京模范小学,小学毕业,他又将两个儿子送入天津南开中学。此后,兄弟俩又先后考入清华,再后来,吴国柄留学英国伦敦大学,吴国桢留学美国普林斯顿大学。

  吴定国说,他曾祖母朱芷英也不是普通人,不仅是大家闺秀,她弟弟朱和中还是孙中山先生的秘书。有这样的娘家兄弟作后盾,朱芷英才敢顶住婆家的压力,千里寻夫。如果不是朱芷英有远见卓识,吴国柄吴国桢兄弟可能一辈子都出不了野三关。

  吴国柄比吴国桢大7岁,吴国柄潇洒倜傥,吴国桢老成持重。“连吴国桢在照相馆橱窗看中的美女,都是吴国柄上门帮他做的媒求的亲。”早在伦敦大学留学期间,吴国柄就经常穿过英吉利海峡,到法国、比利时一带游历。

  有一年段祺瑞到比利时购买军火,在比利时王宫的舞会上发现了一张东方面孔。一问之下,居然是故人吴经明之子,立马招至麾下,授予中校军衔,令其担任随行武官,并兼英文和法文翻译。段祺瑞回国后,吴国柄在伦敦继续学业。学成归来,北洋政府一度拟任命吴国柄为政府总理,主理外交事务。但此时吴国桢早就回国加入了,1926年进入政界,曾任汉口市土地局长、财政局长,1928年出任湖北省财政厅长,1932年出任汉口市长。于是吴国柄也离开北洋政府,回到湖北,加入了。

  吴国桢担任汉口市市长时,吴国柄虽然没有公职,但他是著名市政建设专家、学者,因此也积极加入到汉口的建设中。他在伦敦大学学的是土木工程,所以他首先建设的是汉口的下水道。中山公园也在他的规划和建设中成了汉口市民锻炼健身的好去处。

  因为舅舅当过孙中山秘书,他很方便找到了孙中山先生的一系列照片,请人在汉口三民路竖立起孙中山先生的雕塑,这就是武汉人都知道的地标“铜人像”。

  离开汉口以后的吴国桢当过重庆市市长、上海市市长,到台湾后出任台湾省主席。1953年吴国桢伉俪前往美国,受聘于《芝加哥论坛报》担任远东问题顾问。1966年,吴国桢于美国佐治亚州萨凡那阿姆斯特朗大学任教授,直到退休。著有《中国的传统》一书。1984年受邀回大陆观光,未及成行,因病去世,享年81岁。吴定国说:“叔祖父做的事大家都知道,其实我祖父做的更是良心工程。抗战期间,我祖父吴国柄也到了重庆,他主要做防空洞的设计和建设。到台湾以后,他还是像在汉口一样,研究和设计下水道、化粪池。为台湾的现代化建设作出了自己的贡献。”吴国柄著有《军事工程学》《道路工程学》《铁路火车工程》等学术著作及《英伦留学记》《徐树铮将军与我》《江山万里行》等长篇回忆录。1987年7月在台湾去世,享年89岁。